<ins id='rtwkr'></ins>
  1. <tr id='rtwkr'><strong id='rtwkr'></strong><small id='rtwkr'></small><button id='rtwkr'></button><li id='rtwkr'><noscript id='rtwkr'><big id='rtwkr'></big><dt id='rtwkr'></dt></noscript></li></tr><ol id='rtwkr'><table id='rtwkr'><blockquote id='rtwkr'><tbody id='rtwkr'></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twkr'></u><kbd id='rtwkr'><kbd id='rtwkr'></kbd></kbd>

    <code id='rtwkr'><strong id='rtwkr'></strong></code>

      1. <dl id='rtwkr'></dl>
        <i id='rtwkr'><div id='rtwkr'><ins id='rtwkr'></ins></div></i>

          <i id='rtwkr'></i>
          <acronym id='rtwkr'><em id='rtwkr'></em><td id='rtwkr'><div id='rtwkr'></div></td></acronym><address id='rtwkr'><big id='rtwkr'><big id='rtwkr'></big><legend id='rtwkr'></legend></big></address><span id='rtwkr'></span><fieldset id='rtwkr'></fieldset>

          緋紅的魔咒

          • 时间:
          • 浏览:7

            櫻花飄

            我凝視著窗外百米之遙的枝椏上隨風顫抖的櫻花瓣。刺眼的緋紅在逼仄的空氣裡把本應屬於春的平淡氣息渲染得有些猩紅。

            這一幕讓我想起一年前,我親手埋葬她的那棵櫻樹,是整片櫻花林裡惟一枯萎的一棵。我隻是想留下一個記號,在茫茫無際的緋紅中,每到櫻落的季節,可以祭奠那依舊遊蕩的魂。

            “先生,您點的食物……先生?”服務生的聲音擊碎瞭我的回憶。東西不是我點的,是鄰桌的一位中年男子。他看上去等瞭很久,饑腸轆轆的。

            “嗯,好東西……”很快他便吞下瞭整盤食物,並津津有味地吮起手指。在這種高檔的餐廳裡,這種動作真是格格不入。

            我厭惡地轉過頭,卻聽到一些令我毛骨悚然的聲音。

            咔嚓咔嚓——

            此時的我已經幾近崩潰,胃在無力地抽搐著。我快步逃出餐廳,還好沒有人發現我。我轉頭看瞭一眼櫻花林邊上的孤零零的餐館,斑駁的外墻被夕陽鍍上一層殘破的昏黃。我突然感覺到一股莫名其妙的惡寒,裹緊衣服加快腳步離開瞭。

            就在經過櫻花林的一瞬間,我聽到一個空洞的聲音,仿佛說話的人就趴在我耳邊對著我低聲傾訴一般。

            “你欠我一片緋紅,我咒你一世不得安寧。”

            這聲音空靈,帶著孩子氣般的頹廢,像緩緩拂過的臘月的寒風。

            櫻花夢

            和很多人一樣,我也有躺在床上看書的習慣。躺在柔軟的床上把自己心愛的文章一口氣讀完,是多麼愜意的滿足。手裡這本書並不是我喜歡的,隻是因為封面上的女孩很像她,所以我選擇靜下心來讀完它。

            故事很無聊,無非就是講一個男生殺死自己喜歡的卻想和自己分手的女孩、女孩的冤魂久久不願離開的故事。俗套的情節、故作深沉的語氣,還有一看開頭就能猜到結尾的構思,弄得我昏昏欲睡。

            我終於決定睡覺,就算封面上的女孩笑得很甜,就算窗外的櫻花香愈發濃鬱。可是就在我摸索著關掉吊燈、周圍陷入黑暗的那一瞬間,我聽到耳邊傳來輕微的抓撓玻璃的聲音。雖然很輕微,但是這聲音被寂靜的夜無限放大。

            我面對著窗戶,抬眼便看見薄薄的窗簾上映著一隻手的影子,它正努力地朝上爬。接著是腦袋、軀幹……一個完整的人影逐漸出現在我的視野裡,伴隨著我越來越快的心跳。當對方完完全全地攀上窗臺後,5aigushi.com它的影子開始慢慢地滲進玻璃。窗簾凸出一塊,好像是一個人直直地站立在窗簾後邊。

            “啊——”我大叫一聲,把被子緊緊裹在頭上。我聽到咚咚的腳步聲,一步、兩步、三步地朝我靠近。

            “你……還我……性命……”聲音很嘶啞,像是被時間朽壞瞭的八音盒。

            “不是我……求求你放過我吧……”我的聲音裡帶著哭腔,幾近哀求。

            突然我覺得全身一沉,好像有千斤的力量壓在我身上。我動彈不得,連呼吸也變得困難起來。我試圖睜開眼睛,可是由於被子蒙著頭,視野裡全是朦朦朧朧的粉紅色。

            “我……求你放過我,我一定把你葬在……你最喜歡的紅色的櫻樹下……”我拼盡全力說出這句話,身子猛地一松,四肢終於重新歸大腦控制瞭。

            我一下掀開頭上的被子,太陽已經漸漸露出地平線,燃燒著一片迷茫的天空。

            原來是一場夢!我慶幸自己還活著,可這已經不知是第幾次做噩夢瞭。下意識地抬頭看瞭眼窗戶,我剛平靜的心又驟然一緊。

            窗戶洞開著,微風把窗簾撩起,幾片緋紅的櫻花瓣隨春風飄進窗戶,幾經輾轉歸落於塵埃。可是我睡前,明明鎖上瞭它,這是我的習慣。